前段时间突然看到一条消息,《花田半亩》出新版了。时隔多年,没想到还能再次听到《花田半亩》的消息。于是下单了一本新的书。就像突然遇到很多年没有再见面的朋友,再次看到田维的文字还是那么让人触动。

第一次知道田维和《花田半亩》是在高中,不知道起于什么缘由,当时的同桌给我讲了田维的故事。有这样一个女孩,在她读高中的时候被发现患了病,而这个病没有办法治好,她知道自己在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这个世界。从那个时候她就一直在网络上写博客,博客的名字被称为“花田半亩”。她在博客里构建着她的世界,探寻着对于生命和生活的思考。然后在 07 年 8 月的一个晚上,她随着英仙座的流星雨一起离开了这个世界。之后她的家人们整理她的博客,出版了一本叫做《花田半亩》的书。

不久之后我又在《读者》上也看到了一篇关于田维的介绍。出于好奇,就也想买这本书看看。记得当时这本书还不好买,可能因为太小众,很多书店都没有货,联系了好几家书店后终于有一家回复说当前卖完了,但是下周有货。于是我终于拿到了这本书。

记的那几天的课间和晚自习我大部分时间都是用来看书了,平时我课间是不怎么看书的。一般《读者》里只是偶尔有几篇可以让我进入心流状态。但是田维的文章很多都读起来让人非常安静。可能是因为直面死亡,所以看不到任何的刻意和装饰,即使痛苦,她也是那样简单而直接的爱着这个世界,爱着这样生活。“在我的右眼下有一颗痣。那是一颗会使人流泪的痣。如果可以。只让我的右眼去流泪吧。另一只眼睛,让她拥有明媚与微笑。”

第二次再见到“花田”已经是大学快毕业了,当时四处找实习。因为北京机会比较多,于是便出发去了北京。找工作之余,也打算在北京逛逛。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是怎么想到的,只知道一心想去田维墓看看,其它景点都可以放放。于是在贴吧翻了一众路线图 ,当年还没有高德百度这类地图软件,只是按着大家给的路线一次次换乘。好像我是上午十点出发的,下午五点才回来(现在查才 20 几公里,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花了一整天)。总之辗转几次,最终到了温泉墓园。门口买龙胆花的时候,老板阿姨一眼就瞧出是去看田维的,说经常有人来看她,还给我指了路。印象中温泉墓园是在山上,一侧望下去能看到远处密密麻麻的楼房,环境倒是很清静。田维的墓在比较里面,要走进去一些。我到的时候不算晚,但是发现墓碑前已经有更早来的人放过花了。匆匆的一面,后面我就离开了北京,再没去过。

至到这次看到新版《花田》的新闻,这些记忆又开始慢慢浮现。于是准备去找下她的博客原文,书上终究是整理过的,而且也不全,先去博客看看完整的内容。不过很可惜,田维的所有博客都关了,msn,歪酷博客,新浪博客都关闭了,web achieve 里也只有歪酷的内容,之前很活跃的贴吧里面也没多少贴子了,好像被删过,很多都找不到了,冷冷清清的,也么多少新贴了。之前的群好多都不存在了。想到之前田维也写到她好几次搬家,就是想找一个安静的写字的地方,她说“人何必写下这样多的话呢。 有时,我也不懂自己。只是重复着,这样被文字淹没的生活。 也许,我的想象力过于丰富了。 买了个小本子,开始写小说。 不然那些人物在我的头脑里就要吵炸了。 我是需要捏造世界,才能安心生活的人。”。

所以我想重新建一个花田的博客,虽然小众,虽然可能依旧冷清,但我还是希望让这些流落在互联网角落并快消失的文字找到一个新的可以安身的家园。于是开始收集旧的博文,在互联网的各个角落搜寻,也在吧友和群友们的帮助下找到了一些大家保存的网页内容。目前拼拼凑凑差不多找到了 200 多篇文章,然后做了一个博客站点挂了出去。

一个热爱生命的女孩消失了,但是这份热爱不会消失。

倘若,这世上从来未有我,
那么又有什么遗憾,
什么悲伤。 生命是跌撞的曲折,
死亡是宁静的星。
归于尘土,
归于雨露,
这世上不再有我,
却又无处不是我。